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现金网app
5秒

未尽的旅程(0/0)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刘文涛 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14日 点击数: 字号:

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

(0/0)
暂无简介

文字/刘文涛

2014年的8月6日,朋友从繁华的黄石市钻到这荒僻的山中来看望我,分外青睐土家的吊脚木屋。2017年的此日,竟然又带着他10岁的儿子,来此山中。

2014年,我带他去了一趟容美土司爵府所在地--屏山。那时不知爵府具体位置,当时只想下躲避峡一游,因为政府封闭景区进行维修,未能如愿。只是中途去了老街的后方医院,看到了海军副司令贺彪题字的纪念碑和红军烈士之墓。本想去万全洞一探末代土王田旻如自缢的所在,但他颇惧异常陡峭的山间石径,中道而废,数十步之遥,未能如愿。

脑海中只留下山口断头石龟的托碑,上面的文字湮灭而不可辨。今年原本又是冲着屏山来的,可是又被限入。即使有民间美女黑导游指引,也不敢前去,只好作罢,改游五里乡五龙山。同行者有朋友父子俩、同学吴昊、湄坪村鑫凤农家乐老板娘曾贤凤之子廖自勤,向导为当地村民董建初。

久闻五龙山大名,盛传多产“猪儿蛇”,又名五步蛇、七步蛇。此蛇剧毒,菱形花纹,嘴角上翘,体短,头尾几乎般粗,属蝮蛇的一种。向导笑着说:“不怕,我有夹蛇的钳子!’’

十二点钟,一下车,就扑山中。八月骄阳似火,山中却十分清凉。汗如泉涌,下坡,过沟,穿林,爬岭。向导一一为我们指点景物名称,女儿洞,观音石、照桩岩,迎客松、五座石柱。

依稀记得照桩岩的故事。据传湖南某蒋姓人家家中荫罩此石的影子,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之下寻到此处,故而命名。这蒋氏家族,殷实富足。我们边走边问向导山中风情。

山深林茂,箬叶丰足。过去,山民出行托运物资主要靠骡马。而今,交通渐渐发达,骡马淡出。向导说,此山中除了有蛇,还有成群结队的野猴子。其中有一大棕色毛发者为王。假如一个人进山,还需时刻提防。你若处于地势低处,它们便向人投掷石块。你若居于高处,它们见你必然远遁。当然,俗话说得好,精似猴——你想要设陷井抓他们,休想。朋友父子俩太累,终于不支,就停在了半山途中,而我们余下的几人继续前进。

此刻,距目的地才一半的路程。我们带了太多的东西,水、水果、面包,留下一部分与他们。时间已是三点半。路远,山险,石多,树奇,无可名状。朋友是个敏感的人,没办法,抛下他们,我们继续前进,相约随时电话联系。

我们在林木掩翳的崖顶穿行。小径石板松动,分外小心。终于要登顶了。手足并用地爬上山顶,嘘口气,山顶即为回龙观。向导说,开始是个和尚庙,后来成了道观。山上葬了十余名和尚,分作两处,一处在山嘴里,也就是龙嘴里,一处在一块荒田里,皆有碑石。虽然十分想知道碑石上文字是些什么,但未能如愿。我们这些无知的人看山,纯属好奇,不知所以。有文化的人看山,遍山是故事。我等俗人看山,山就是山,没有其他。向导看山,看到的是奇花异草、中药食材,一山是宝。

上顶的路,中途有一小石碑,刻有数文字,依稀可辨。木梯、石级、绳索助爬。山顶入口处尚存高树两棵,守卫门户。一棵五郎树,专门用来雕刻猎神张五郎的,已枯朽;一棵柏栀树,枯萎中。向导说,另有一棵柏树被人砍伐,枯萎中的柏树是因为生气,故将死。树也会气死?真有意思!

山顶右侧草丛中一土地小庙,为青石砖累成,依稀可见香灰竹签子。左手,即传说中的五龙山道观。一处大坪,草木掩映,脚下一石窝,名仙米罐,传言不多不少可出米数升,够吃,住与此者所吃的粮食是没有带走的。观前一树,不知何名,树下有石凳条几,塑料瓶数只,有人工生火的痕迹。这是一座四合院式庙宇。青黑色的石砖砌就了这个小庙。入口处是三块长约2米的青石条构建的大门,门楣上一雕刻精美的石兽首,栩栩如生,不知是何动物。狰狞的面目中竟有几分可爱。飞檐翘角的屋顶,斗拱勾心斗角,民间的掌脉师真是聪明。青瓦脱落,一片颓败。两厢楼板已被雨水糟湿,白蚁吞噬。中有一碑文,一厨房,灶台,碗碟数只,碗柜上有一行碳末写的文字“赵道长,我们实在太饿,吃了你的面条”。破床为已故的最后一位道长赵立初卧榻。练功的木人桩上爬满白蚁、黄蚂蚁、黑蚂蚁,木人一张惨然的笑脸,能奈小虫何?内室庭院后面有一新建的小屋,其中有红布包裹的两尊木雕菩萨,其中一个似是一武将形象:携大刀,着铠甲,刀工精美,面目不可辨,其为关公、张飞、钟馗、敬德乎?另一尊不是观音,就是如来。发霉的竹签数枚,是赵道长最后的遗物。石凳上有一新近的瓷罐,中有水。旁边一瘪形瓦岗坛子,中空。院落甚是宽敞,可见当年和尚、道士练功之情形,石板铺地,芳草萋萋,一石香炉已断耳失足。院外的左侧,林木茂密,当年布下的梅花桩阵,今天已经难以寻找踪迹。

凡来者,皆有贪欲。请香还愿在鼎盛之时,如今破败,寻幽探宝者欲寻和尚道士的财宝经书,所以死和尚也被从棺材中捞出。荒芜的院落,也被认为定有藏宝的洞窟,墙石也不得安宁。向导说,有个和尚给当地一老者托了梦,某处有一软剑和经书数卷,取之帮其完成几桩心愿,如果不践行诺言,必有后报。此老和其子果然找到宝物。据说这父子俩在街头显法术:绳子可变蛇,纸张可为钱。文体局的知道了,要他们交出来,未果。自此不复出山,他的后人也由是不昌,非病即亡。山中古树数株,有民砍伐,山民屋宇皆被火烧。

8月7日,游格子河(又名隔子河)。据说贺龙当年和川军打仗,川军的子弹打不过河。山水俱佳,只是不见几户人家。早有几班人马驱车前来,我们直到了一小段的河流,已是赞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。美景七眼泉还没有造访。

游兴未尽,体力已衰。物种之丰富,民风之淳朴,美景之奇险,无可言表。原来吾乡多故事,无人理会之。山高水长,遍地文章。假如诗人李白、地理学家徐霞客到此,不知有几多锦绣文字传世?

(2017年草,2019年3月1日修改)

责任编辑:武陵云雾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
推荐阅读:

现金网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