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故事

贺龙在鹤峰之走马安民大会(0/0)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02日 点击数: 字号:

鹤峰是贺龙的第二故乡,是以贺龙为首的湘鄂边苏区的中心地、大本营。鹤峰留下了贺龙许许多多传奇故事,成为一种永不消失的红色基因,在一代又一代鹤峰人民的血脉中流淌、传承。

?

?

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

王文轩被击毙后,国民党反动派为了制造混乱,极力挑拨红军与十区(走马)人民群众的关系,在走马坪一带散布谣言,说:“跟王文轩打贺龙的人都是走马坪的,贺龙要到走马坪报仇,土铲三尺、鸡犬不留。”走马坪,不少群众顾虑重重,惶惑不安。

3月下旬,敌人的第一次“围剿”被彻底粉碎了,根据地逐步扩大,十区(走马)的农民运动,区、乡农协会的建立,根据地的建设,地方武装的建立,在全县十个区中最弱,农民群众根本上还没有发动起来,农协会组织的建立几乎是空白。前委、贺龙决定红军主力转移外线作战,其战略意图就是引开敌人的注意力,使以鹤峰为中心的根据地建设发展壮大。

桑植团防向凤翔、刘子维,在王文轩联合下,第一次向鹤峰发起攻击时,途中得知王文轩被击毙,仓惶逃回。隔些时日,探知陈宗瑜特科大队对北路团防陆明清进行反击,直捣陆明清老巢,救回亲人。红军主力一部收复了邬阳关,各路团防纷纷败退。红军并在建始的大荒、白沙、官店,鹤峰的中营、麻水一带游击。县城空虚,贺龙此时抽调不出多少兵力对外作战。以为有机可趁,纠集七八百人攻击七郎坪、红土坪、堰垭一带,烧杀掠抢,反革命气焰嚣张之极。

3月28日,贺龙率红军主力300多人,从鹤峰出发,一天一夜行军180里。29日上午在堰垭与桑植龙潭坪交界处的山坳上双方突然遭遇,敌人从山下上来,是企图趁红军尚在鹤峰之机,再去堰垭捞一把,殊不知红军从拗口下山朝龙潭坪进发,寻歼向刘二匪,一下一上,红军占优势,贺龙一声令下,红军战士来个猛虎下山,向凤翔、刘子维不战而退,掉头下山朝龙潭坪奔逃。

向凤翔挥动着连枪边跑边竭力嘶叫:“顶住,顶住!”红军下山旋风般阵势,团防兵个个恨爹妈把腿给生短了,跑都来不及,哪能抵抗得住,顾不了向凤翔的威胁,慌忙涉水渡过庙嘴河,向樵子湾方向逃窜。

“神了,昨儿还在鹤峰城,一个夜工的功夫,今儿在这里就碰到鬼了!”刘子维逃往罗峪,贺龙率部追至罗峪,打散了他的团防,缴获枪30多支,烧了他在罗峪的老巢,迫使他逃得无影无踪。

3月29日,贺龙率部路过七郎坪,部队暂时歇息在谷志龙家,便带上汪毅夫和手枪队的几个战士来到邓仁山墓地。谷志龙也跟上山来。贺龙绕坟墓转了一圈,脱帽,三鞠躬,说:“仁山兄弟,哥贺龙看你来了。”说完泪流满面。贺龙的这个举动,深深触动了在场的谷志龙。

从邓仁山墓地回来,部队准备出发。

谷志龙说:“军长,借一步说话,有一事我不明白。”

贺龙看了看,说:“请讲。”

“刚才,我在邓仁山坟墓那里,我看见您哭了,是为什么?”谷志龙不解地问。

“志龙,你也是带兵的人,这一点你不明白吗?我们红军官兵平等,人人皆兄弟,邓仁山是保护我牺牲的,虽然他不是红军,但他为革命牺牲了,我们永远都要记住他。志龙啊,这一点是旧军队,国民党的军队做不到的,只有共产党做得到。”贺龙语气不重,但震撼了谷志龙的心。

谷志龙很沉思了一会儿,说“军长,假若我的百多个兄弟跟您干,是不是跟邓仁山一个样。”

“志龙啊,我贺龙跟你这么说,不管他是什么人,只要不欺负老百姓,不危害革命,要是走了,我同样去看他,同样给他鞠躬。”贺龙坦诚的说。

“军长,我带的兵有两点是其他人做不到的,一是不祸害百姓,二是不当土匪,不做山大王。”谷志龙说话底气足。不遮掩。

“你的心思我晓得了,这样吧。300多人在你这里打个‘土豪’。吃顿饭,今天我还要赶到走马坪,明天要开个‘安民大会’,王文轩被击毙后,走马坪有人给我们红军,给我贺龙泼脏水。我要去安慰百姓,给他们说说道理,王文轩不以红军为敌,不进攻鹤峰县城,不去祸害百姓,杀他干什么?”贺龙拍了拍谷志龙的肩膀。

饭后,谷志龙整理好队伍,把贺龙请过去,要他讲几句话。

贺龙高兴地接受了谷志龙的邀请,来到他的队伍前,从头到尾看了一遍。说:“我贺龙看你们都不是坏人,个个都是农民子弟,好角色!要是跟共产党干,跟我贺龙干,那就不得了啰。”其实他说这话,心底里有哈数,饭前,谷志龙说话意思明摆着,就是这么说,谷志龙也不会反对,因为这么多年,他对他是中立的。

“兄弟们,军长说了,要是跟军长干的,站在我的左边,要是不愿干的,我发给十元大洋,回家抱媳妇去。”谷志龙把话一说完,眼前一个人也没有了,全站在他的左边。他笑了。

“哈,哈哈!好,好!我贺龙今天发财了,白吃一餐饭不算,百多人跟我干,当红军,有一句丑话说在前头,我们桑植、鹤峰人有句话,‘要吃辣椒不怕辣,要当红军不怕杀’。记住了吗?!”贺龙话不多,但其要求严厉。

“军长讲的记住了吗?请回答。”谷志龙说。

“记住了,‘要吃辣椒不怕辣,要当红军不怕杀’!”百多人异口同声,气冲霄汉。

贺龙创建工农红军第四军,两次解放鹤峰县城,粉碎了王文轩对红军的“围剿”,对谷志龙触动很大,主动接受了贺龙对他的收编。贺龙高度赞赏了谷志龙的义举,称他是湘鄂边第一支主动接受红军改编的自有武装投身革命的先例。100多人,69支枪。前委、贺龙决定:将谷志龙武装编为红四军第二旅,谷志龙任旅长。汪毅夫任党代表,陈石清任参谋长。接着移兵走马坪。

半月来,走马坪往日的风光不在,王文轩被击毙,民众应该高兴,拍手称快才是,恰恰相反,一些曾被王文轩胁迫攻占五里坪,攻打鹤峰县城的人忧心忡忡,担心有那么一天,贺龙杀回走马坪,是脱不了干系的。阳河的、李桥的、白果的、南北的、锁坪的、刘家搻的已有人投亲靠友,外出躲避。绝大部分人还是不相信贺龙会杀回走马坪,搞秋后算账。

贺龙率领红四军。从七郎坪移师走马坪,为了不惊扰民众,解除民众恐慌心理,贺龙命令部队驻扎在距离走马集镇三里地的刘家搻。

“报告军长,抓到几个可疑人。”手枪队的战士报告。

“带进来。”随着屋内传出的命令,于是,手枪队的战士将几个可疑人押了进去。

“坐。”几个可疑人懵了,抓他们的人不仅没有把他们几个被抓的人怎么样,相反是让他们坐下,弄得几个可疑人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浑身筛糠似的。

“坐嘛,我贺龙又不吃人,不做亏心事,就不怕鬼上门。说说,你们几个是搞么得的,那个叫你们搞的?”贺龙咂了一口烟,不紧不慢地说。

一听说话人是贺龙,几个可疑人吓得“扑通”跪在地上,脑袋像鸡啄米一样不停地磕头,嘴里不停地说:“我们是被逼的。”

“站起来,红军不兴这个,亏得还是几个男人,常说的男人膝下有黄金嘛,怎么成这样啦?时至今日,何必当初呢。”贺龙说话语气有点硬了。

“贺军长,我们几个是被逼的,我们不来,老婆孩子全在他们手中。说实话,我是白果坪的人,是于团总逼着我来的。”一个可疑人冒起胆子开口说话了。

“我是石门的,罗效之要我来的,他说‘你不去,老子就杀了你的妈,’我妈八十多岁了,至今还关在牢里呢。”一个可疑人边说边哭。

“我也是石门的,罗团总,不是,不是,是罗效之逼我来的,我上了他的当,那天我在石门街上的一家赌馆打牌,火气差,输了二三十块洋钱,搞得我脱不了身,没钱,赌馆的老板一声喊‘来人’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,把我按在桌子上,说,给钱放人,无钱就要砍掉我一只手或剁掉十根手指头,我再三求饶他们不依,就在这时候罗效之来了,说只要我帮他办件事,钱他帮我还了,说着,掏出一把钱仍在桌子上,我就跟他走了,不几天,就来走马坪。”又一个可疑人说。

“于团总,罗效之叫你们来走马坪干什么?”贺龙问道。

“贺军长,他们叫我们来还有什么好事,就是说你们红军的背时话,说,王文轩带去打贺龙的人都是走马坪的,贺龙要杀回走马坪,找这些人报仇。”

“罗效之和白果的于团总是一伙的,街上‘盛裕’茶楼还住有两个,一个是罗效之的副官,一个是于团总的师爷,我们几个就归他们使唤。叫我们哪门说,找哪些人说。一天要找好多人说,找不到那么多人,还要挨揍。昨儿我还被他们扇了几耳巴子。”

“你们说的那几个人还在‘盛裕’茶楼嘛?”贺龙又问道。

“在,在,肯定在,我们几个离开时,他们还在喝花酒呢。”其中一个回答。

“唐占风!”贺龙朝屋外喊了一声。

“到!”唐占风跑步进来。

“带上手枪队,包围‘盛裕’茶楼,捉拿罗效之的副官和于团总的师爷!”贺龙命令。

“是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唐占风带领手枪队迅速向“盛裕”茶楼扑去。

“将他们这几个看管起来,事情弄清楚后再处置。”贺龙命令。

根据几个可疑人提供的情报,贺龙深感事情重大,走马坪局势的不稳定,与敌人的破坏是分不开的,召开安民大会,安抚民众,戳穿敌人的阴谋,打开走马坪的革命新局面是当务之急。

贺龙立即召集王炳南、汪毅夫、谷志龙、张一鸣、贺炳南、贺沛卿等,研究如何应对走马坪被动的局面。

“第一次反‘围剿’的胜利,敌人并没有死心,并没有松手,相反,反革命的气焰更加嚣张,明的不来来阴的,硬的不来软的,伺机反扑,走马坪的安民大会事关重大,不仅要发动和教育不明真相的群众,而且要震慑敌人,拨开笼罩在走马坪上空的乌云,朗朗乾坤,迎接走马坪革命高潮的到来。”贺龙指出了走马坪所处的困境,提出了走出困境的办法。

“打击敌人,教育群众是我们建立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的重要原则,走马坪地处湘鄂交界,与湖南石门、慈利、桑植一山之隔,走马坪的工作做好了,影响的将是一大片区域,这次进攻鹤峰的主要敌人又是走马坪的王文轩、于章如,桑植的向凤翔、刘子维,石门的罗效之。打蛇打七寸,我们红四军是在这块土地上建立起来的,就要在这块土地上扎下根来,一定要把走马坪的局势扭转过来。”王炳南说。

经过一番商议,大家一致认为,召开好安民大会,揭穿敌人阴谋,减少群众顾虑,稳定民心,十分必要。只有这样,才能扭转局面,推进走马坪农协会的建立,开展土地革命。

贺英带王化政、廖汉生从葛尔台赶来参加走马坪安民大会。

张一鸣按照贺龙部署,带人到三望坡,没收了王文轩浮财,并将王文轩的老婆刘申月带到走马坪。

贺龙在走马坪召开安民大会,十里八乡的农民群众纷纷赶来参加,一些曾遭王文轩胁迫参加过进占五里坪,进攻鹤峰县城的人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开会的地方。

安民大会会场设在街中心一块宽敞的地方,会场上人头攒动,会场上有一个用几张桌子拼合成的简易主席台,人群周围没有岗哨,也没有荷枪实弹的红军战士,只有几个手枪队的战士在主席台前后忙来忙去,没一点紧张气氛。一些顾虑重重,惶惑不安的人,心情顿时轻松了下来。

张一鸣走上主席台,清了一下嗓子 ,说:“走马坪的乡亲们,安民大会现在开始。下面我们请贺龙军长,贺龙军长的大姐贺香姑上台和大家见面。”台下的群众一听贺龙军长和他的大姐贺英跟大家见面,掌声,欢呼声响起。人群中议论纷纷,不时发出惊叹:“这就是贺龙军长啊!”“这就是贺龙大姐贺香姑啊,听说她双枪打得可准啦!”

“乡亲们,我叫贺龙,又叫贺云卿,这位是我的大姐贺英,桑植、鹤峰的人都叫她贺香姑。今天我贺龙在这里召开安民大会,就是想和大家说几句心里话,桑植是我的家乡,鹤峰是我的第二家乡。冤家有对头,睡瞌睡有枕头。我只找王文轩、刘家瑞几个人,找老百姓做什么?王文轩的老婆我们都不杀!我贺云卿说话是作数的。至于王文轩这个人,我过去给他事做,给他官当,他反过来杀我的人,攻我的城,这种恩将仇报,不义不仁之人为什么杀不得?”贺龙接着又说:“我们是共产党,是为穷苦人民办事的。我们的口号就是阶级斗争,工农专政,打倒土豪劣绅,铲除贪官污吏,举办农民协会,开展土地革命。”

贺龙的讲话赢得会场群众的阵阵掌声。贺龙挥了挥手,继续说:“有的人说,跟王文轩打贺龙的人都是走马坪的,贺龙要到走马坪报仇,土铲三尺,鸡犬不留。这些话是谁说的,告诉大家,昨儿,我们抓了几个人,他们说,要他们来造谣是阳河的于团总,石门的罗效之。大家看一看,是不是这几个人?”

随着贺龙的手势,手枪队的战士把这几个人“请”上台。

“是的,是的,是他们几个。”

“那个不是阳河的杨老四嘛。”

“就是他们几个说‘贺龙要到走马坪报仇’的,我二舅要我跑,差一点儿我就跑到慈利去了。”

人群中不是发出指责声,有的还提出要红军把他们杀了。

“乡亲们,刚才我说了,我只找王文轩,刘家瑞几个人。这几个人,这个是于团总逼他来的,不来就要杀他老婆和孩子。这俩人是石门的,也是被罗效之逼来的,要是不来,一个八十多岁的妈就要被杀,一个是陷入罗效之的圈套,设赌局,欠下赌债,不来就还钱,不还钱就剁掉十根手指头或砍掉一只手。我贺龙不怪他们,他们认了错,现在,我就把他们放了。”

贺龙接着又说:“把刘申月请到台上来。”

贺英转身下去,把刘申月请到台上来。

贺龙说:“王文轩的事与你无关,现在我当着大家的面把你放了,回家吧,好好过日子。”

“乡亲们,我们红军是讲道理的,爱和恨是分明的,大家看到了,几个受人胁迫造谣的人,真相明白了,我们把他们放了,王文轩的老婆刘申月,我们把她放了。另外,昨儿,我们在‘盛裕’茶楼又抓了两个人,这俩个人不仅不能放,而且我要把他们带回鹤峰去。他们,一个是阳河于团防的师爷,一个是罗效之的副官,这两个家伙受命于团总、罗效之,坐阵走马坪,阴谋破坏我军民关系,在走马坪肆意散布谣言,污蔑红军,罪大恶极。”

贺龙的话,深深打动了群众的心,当场大家又看到释放了王文轩的老婆刘申月,释放了几个受人胁迫散布谣言的人,该放的放,该抓的抓,爱憎分明,谁也不再相信谣言了。那些受王文轩胁迫参与过“围剿”的群众心中的疑虑也随之烟消云散。

走马地区形势好转,取得暂时稳定,红四军主力在此休整。

走马安民大会广大群众解除思想上的疑虑,前委、贺龙做出了趁热打铁开创工作新局面的工作思路,迅速将将红军主力部队、谷志龙旅的精干人员抽出分赴走马坪各地,进行苏维埃宣传,筹建农协会,一个时间的工作,走马坪西至堰垭,东至南北镇,农民运动开展起来了,广大农民积极参加农协会,打土豪分田地,没收地主财产,地方武装建立的革命气氛逐步形成,革命浪潮的震慑,一些家族势力、团防武装,有的外逃,有的自行消失。

四月上旬,走马坪第一个农民协会建立,贺佑明(石门人)任农会主席。

期间,贺龙接到报告:红四军主力开至走马坪时,北佳团防陆明清,中营麻水团防朱卓然残部联合宣恩沙道沟、建始官店口等处团防及驻恩施之敌马文德部,企图进攻鹤峰县城。县委、县苏维埃政府命令率领农民警卫团和特科大队守城,县委汪毅夫、陈昌厚率一农民警卫队进击陆明清,陈连振率领邬阳关“神兵”堵击官店口之敌,贺善臣、田子为等游击队格局西路,经此部防,敌人闻讯后,在距离县城二十里之观音坡怏怏退去。

贺龙接到报告后,即刻回复:第一次反“围剿”斗争的胜利,只能是一次斗争的胜利,以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建立,极大震慑了桑植、慈利、来凤、龙山、建始、宣恩、恩施、五峰等反动势力,他们有了第一次‘围剿’,必将一还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,甚至会有更多的进攻和“围剿”。红四军主力转移外线作战,其战略意图就是要转移敌人的注意力,此次,县委,县苏维埃政府的决策、战略是正确的,就是要这样发动所有的革命武装力量,反击敌人之进攻。但我们要注意的是建立和保卫根据地是同等的重要,只有双剑齐下,方能是我战胜敌人之根本。

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红四军主力再一次四面出击,寻歼走马坪境内团防股匪,肃清反动武装,使之灭的灭、散的散、逃的逃,农会,赤卫队也相继建立,走马坪的革命形势不断好转。

古历三月八日,前委、贺龙向中央发出近三个月的工作总结和今后工作路线的重要报告。

走马坪 “安民大会”有力地推动力了苏区工作的全面展开。贺龙率领红四军主力一部,到五峰,长阳游击一周。

责任编辑:向丽莉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现金网app